<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7712867\x26blogName\x3dalien%E2%80%A7sound\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ACK\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ttho.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zh_HK\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ttho.blogspot.com/\x26vt\x3d3815506952992599570',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alien‧sound

星期一, 6月 26, 2006, 11:59 下午

清拆還是保留?



因為故人畢業習作的關係﹐過去的日子一直很在意舊區重建的報導及評論
下面這篇文章的分析清楚﹐理據充足﹐而且不慍不火﹐幫助我把以往某些偏差的想法糾正
因此我忍不住把文章裏的重點在這兒抄抄貼貼﹐寄望更多人更著緊舊區重建這回事:

究竟清拆舊樓是否改善社區老化的唯一出路?

作為城市發展中的一環﹐市區重建是一個既複雜又矛盾的過程。很多人誤以為市區重建等同清拆收購﹐破舊立新。其實﹐它不只是零星的拆建過程﹐而是透過重建發展 (redevelopment)、樓宇復修 (rehabilitation)、舊區活化 (revitalization) 及文物保育 (preservation) 全面更新舊區面貌。重建不一定要拆卸舊有的建築物﹐也可維修樓宇以改善居住環境。可昔﹐從昔日的土地發展公司以至今天的市區重建局﹐皆傾向採用推土式的重建方法﹐拆樓建樓的發展摸式令舊區失去了地方特色﹐變成一個沒有歷史、沒有回憶的地方。例如從前雀友們喜愛逛的康樂街 (雀仔街)﹐現已變成現代化的摩天大廈﹐而新建的雀鳥公園是決不能取代從前的回憶的。

由於市區重建本身充滿著矛盾和衝突﹐所以在推行上往往遇到不少困難。從資源管理及經濟角度而言﹐那些殘破的樓宇佔據了貴重的市區地皮﹐使珍貴的土地資源未被充分利用﹐不合乎經濟效益。由於樓宇日漸破舊﹐影響鄰近物業的價值﹐令整區的樓價下降。透過重建殘破失修的樓宇及全面規劃﹐不但能提升整區的經濟價值﹐也可改善環境。旺角的朗豪坊便是另一例子。它是私人發展商與土地發展公司 (市建局的前身) 攜手合作的市區重建項目。計劃中將衰落中的舊區發展為甲級寫字樓、大型購物娛樂中心及酒店。重建後﹐朗豪坊不但成為區內租金最貴的寫樓﹐而且帶動了整區的零售商業發展﹐並成為地標。可是﹐我們必須清楚認識這些經濟效業背後的社會代價。市區重建不單是清拆破舊的建築物﹐而且還清拆了居民之間的社區網絡﹐破壞了原區特色與文化。花布街的舊貌、雀仔街的特色及利東街的喜帖文化就是這樣完全地被新式樓宇所取代。以灣仔利東街居民為例﹐六成的住戶住在他們的單位超過三十年﹐堅固的社區網絡早已在區內建立起來。政府收地重建使他們遷離原區﹐打破了鄰里網絡。市區重建往往被批評側重經濟成本效益﹐而忽略了受影響居民的感受和保留舊宅的情懷。

這種經濟與社會價值的衝突在利益分佈層面上進一步凸顯出來。市區重建的過程中涉及收購清拆﹐將原區民迫遷到其他地區。重建後環境得以改善﹐營造了新商機﹐帶動樓價上升及鄰近土地用途改變。原區居民卻由於未能負擔漲價後的房屋而被擠出區外﹐取而代之是中產階級的遷入。我們稱這種城市現象為「仕紳化」 (gentrification)。例如重建後的馬頭角欣榮花園﹐房屋價格因區內環境改善而上升不少﹐只有較高收入人士才能負擔漲價後的房屋﹐所以現在大部分欣榮花園的居民都是中產階級... 很多人質疑市區重建只為一部分人帶來利益﹐卻犠牲了舊區居民的需要。不平均的利益分佈為市區重建增添了一個枷鎖。

... 現今的城市發展正朝可持續發展的目標邁進。根據聯合國環境與發展世界委員會的報告﹐可持續發展是「既能滿足我們現今的需求﹐而又不損害子孫後代能滿足他們的需求的發展模式」。若要體現這種精神﹐城市規劃在分配土地資源時﹐不但要平衡經濟、社會及環境的需求﹐還需顧及現今及未來人口的需要。在可持續發展的概念下﹐市區重建應包含三層意義:
一、延續社區的歷史;
二、保留社區的人際網絡;
三、發展社區的經濟動力。

... 香港是一個開埠超過一個半世紀歷史的城市﹐同時作為東西文化的交滙點及國際的金融中心。這些特色都可以從她的建築風格及城市規劃中表現出來。事實上﹐在內城區有很多的建築都可以見證香港的歷史﹐是我們珍貴的集體回憶。在積極勵發展旅遊業作為四大經濟支柱及發展經濟的同時﹐香港在市區重建的議題上是否可以少一點功利﹐多一點欣賞關懷呢?

節錄自〈清拆還是保留?〉
撰文:李慧瑩博士 (地埋與資源管理學系導師)
收錄於《
無解良品 - 社會科學的可能

粉紅A - 再見

帶我到這裏 聲音湧進了耳朵裏面
太快看不見 不知道過了几個夏天
望向球場界外 再徐徐爬上露台
和從前告別 拍低一切用來做紀念
密雲在頭上又再相遇 就像個巨人暫時沒法消滅
去到那裏照樣見到 捲起的沙粒在舞蹈

拆掉拆掉拆掉 來拆掉全都拆掉
趕快趕快趕快 推出新的建設
破壞破壞破壞 再破壞全都不要
從那日成為了一堆廢鐵

啦啦啦 來不及說一聲再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