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7712867\x26blogName\x3dalien%E2%80%A7sound\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ACK\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ttho.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zh_HK\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ttho.blogspot.com/\x26vt\x3d3815506952992599570',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alien‧sound

星期四, 12月 01, 2005, 12:52 上午

回淡水的信


dinning impression: 你那邊几點?
Originally uploaded by t t.

淡水先生:

我也是疏於回信的壞朋友﹐對於來信問好又苦無話要回的窘局很了解。所以也沒有留回郵地址﹐留了回郵地址﹐就好像暗示收信人「我等你的回覆」那样﹐好嚇人。

好喜歡你的文章呀﹐特別是說那一篇﹐只是一直找不對該回的話罷了。
讀者寥寥都不是壞事﹐到底經營這個地方似是對自己的交待多一點。
過去一年我這人變得踏實了﹐對於世事每每有新的觀點看法﹐這轉化大概與寫blog 有關﹐在這兒我試著把生活化成文字化成圖畫﹐一天一點﹐這是一個洗鍊與自省的過程。

你躲在陰冷裏面﹐今天想到什麼古怪事?
我這人想像力不足﹐腦裏從來轉不出什麼古怪事 (想像力不足可以「枯燥」或「乏善可陳」代替)
唯有閒來喜歡到處逛﹐我的腳骨力不賴﹐由中環步行至銅鑼灣﹐或由旺角步行至尖沙咀﹐都是等閒。
巴士的速度太快了 (地鉄更不消提)﹐把城市的景觀拉扯成一幕幕菲林片子﹐我把手伸出車窗外﹐可我什麼也抓不住。溜走得那麼快。

我自問沒有自由工作﹐或當藝術家的本錢。這是經過這兩三年生活慮積下來的結論。
我明白所謂「自由」就是刻己的代名詞﹐刻己即加諸自己的刻制﹐刻制是我從來搞不懂的東西。
所以我寧可沒個性地朝十晚七在寫字樓工作﹐你給我出個銀碼﹐我便跟你的遊戲規則辦事。至少我不用苦惱自己的時間表﹐總之﹐每天某時我就出現在某地﹐想的不用多。

所以我很佩服身邊在自由工作的消防朋友﹐他們的能耐是我修十世都得不到的道行。
我知道這是不易為的工作﹐請努力啊。

白官冰室﹐好懷念啊﹐我的例牌是黑椒牛排意﹐有時外加一杯凍鴦
我喜歡坐在魚旦檔旁的卡位﹐與友人各佔一邊﹐開始沒原沒了地閒聊

你的部落﹐仍是早晚各看一遍。也請保重。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