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7712867\x26blogName\x3dalien%E2%80%A7sound\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ACK\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ttho.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zh_HK\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ttho.blogspot.com/\x26vt\x3d3815506952992599570',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alien‧sound

星期四, 7月 21, 2005, 1:34 上午

好不好東西

跟好些朋友蠻夾調的﹐但音樂喜好總是合不來。他最愛的詩格洛絲教我悶出鳥來;他热切期待spiritualized 的新專輯﹐我直說那不是我杯茶;她問我為什麼討厭米先生? 我覺得這把聲線過份造作了﹐最討厭無病呻吟男。舉個實例﹐他在一首4分44秒的歌裏反覆地唱出同一句濫情的歌詞達18次之多。totally overdose。
不是我在雞蛋裏挑骨頭﹐只是我對於音樂這回事的些許堅持與態度。
到底音樂是消費﹐也是品位;音樂風潮是社會氣流的折射﹐音樂取向卻可以極為個人化﹐各自各精采。

這個月的收獲豐富呢﹐來坐下聽聽寫寫下面那些:

_________________

夠了﹐我放棄了。我沒能耐把唱片從頭到尾好好播放一遍。來到第七cut那些呻吟式音效沒完沒了﹐我按耐不住﹐粗暴地按停播放器﹐好讓耳根尋回清靜。可能是我老了﹐過於花巧的編排令耳朵吃不消;可能是因為kelly 腔過份造作﹐令人三十几度依舊毛管作戙;更因為PixelToy已經証實面目全非﹐前人山人海時期的爽勁早消失掉﹐換來是過度商業過度包裝的流行曲式十四首。

我沒有失望﹐我知道只有我在念舊。這數年間斷續看過數場現場表演﹐目擊他們由當初的簡單襯衫老牛升格為潮人型格;由二人一腳踢組合到現在有veegay 與人山人海仝人客席座陣;由實驗性短打到現在的流行炒作十四式... 捧場客愈來愈多﹐別人都只會說像素現具的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些唱片是這样的﹐一次播完了﹐音樂停下來﹐會教聽眾投訴:啊完了﹐怎麼這麼短! 只是唱片的播放長度未必真的特別短﹐而是音樂在空氣蔓延時順道把時間偷空了﹐縮短了。結果我會把唱片不斷重播又重播﹐讓音樂的粒子繼續擴散。達明的這隻新輯就有這种能耐﹐即使唱片理論上播放完畢﹐咀裏閒來哼起的也還是屬於他們的音符。

有人會覺得他們今非昔比了﹐覺得80年代的達明一去便不復來。我聽達明卻從來沒有這個包袱。「達明一派」這名詞自我懂性以來便存在了﹐你即使記不起披頭散髮的明哥與戴黑照剷陸軍裝的阿達﹐你也必會記起盧海鵬與廖偉雄的「撻成一塊」吧(謝謝答案提供)。我沒有經歷過達明開初牽引的石破天驚﹐往後再追本朔源都是過去式的歷史。閱讀歷史與經歷歷史的分別在於你永遠只屬於他者。

然而﹐撇開感情因素不顧﹐純由一隊樂隊的轉化論﹐我也覺無可厚非。到底有誰可以當一輩子的浪族少年? 新專輯裏多首歌曲是為一眾小資白領中產訴心聲﹐寄語都市生活的刻板與虛蕪﹐說實也切合他倆的活生生活背景吧。

本應在豆瓣處給它一記「力荐」或「推荐」也不為過。但我還是給它「还行」覺得比較貼題。廣東話解作:仲得。二十年都仲好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購入電影原聲大碟的數量相对少。因為OST往往都是些合輯﹐多是主題曲動聽便算﹐插曲刺耳難耐。這隻OST或由云吞大師(云‧溫達師﹐鳥發明)主理﹐每首單曲也透著電影的蒼涼。是另一隻教人重播不斷重播的大碟。

然而那個名叫Thomas Hanreich 的傢伙化名thom﹐以親愛的thom yorke招牌唱腔及電台頭風格編造的七首歌﹐會不會過份魚目混珠呢。。

Blogger hans 說‥

我只能說很同意,其他的也不敢說多。  

~

Anonymous 匿名 說‥

你討厭的,我都喜歡。你愛的,我不喜。這證明了音樂是多元的。

j  

~

Blogger t t 說‥

不是「不敢」吧﹐你數月前不就寫過篇糖果人嗎﹐題目又露骨又大膽。

j﹐無論如何﹐謝你的徐小鳳及小田和正。
我28號睇徐小鳳﹐希望可和她握個手。  

~

發佈留言